桑植长征红色教育学院
相关推荐 更多+
联系我们 更多+
  • 电话:13574494913
  • 联系人:曾老师
  • 学院地址: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洪家关白族乡洪家关村、龙凤塔
  • 官方微博

  • 微信公众号

英雄人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征历史 > 英雄人物

陈振亚

来源:湖南红色记忆多媒体资源库 时间:2021-07-19 浏览:31
    陈振亚,原名陈甦,1903年生。石门县磨岗隘区商溪乡龙岗村人。因家贫,小时就到地主家放牛。一年四季睡在牛棚里,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还经常挨打受骂,身上伤痕累累。奴隶般的童年生活,使他从小饱尝人世间的酸咸苦辣,养成一种倔强和反抗的性格。他聪明好学,常从侍候地主少爷上学时听他们讲学到的字,放牛时就用树枝在地上不停地点画,勤习默记,久而久之,能认的字就多起来了,有的穷孩子都叫他“秀才”了。

    1919年,陈振亚十六岁,经当铁匠的哥哥介绍,到一家制锅的作坊当学徒。1923年,他到湘军湘东第二师当兵。1926年夏,他随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北伐攻占武汉。这时,他是班长,因在武汉结识了黄公略,又要求参加黄公略所在的部队,并当了排长。

    1928年7月下旬,陈振亚随彭德怀、黄公略在平江举行起义。起义后,经黄公略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任红五军四团五连连长,8月,还兼任连队支部副书记。10月,调任红二纵队第六大队副大队长兼中队长。在此后一段时间,他跟随纵队长黄公略转战于湘鄂赣边区。1929年8月,红五军主力从赣南返回湘鄂赣边界后,黄公略调任红五军副军长。他也回到了红五军。

    1930年1月,红六军成立,黄公略任军长,陈振亚与一些高级干部如李聚奎、王如痴等,也被红五军派去红六军工作。7月,红六军改称红三军,直属红一军团领导,成为中央革命根据地红一军团的主力之一。

    陈振亚在部队作战勇敢。在此以前,曾两次负伤,一次伤了左手,一次伤了右腰,但很快就好了。这年八月,他随红三军在万载的一次战斗中,不幸左腿被炸得筋断骨折,负了重伤,致使他在湘鄂赣军区医院里躺了近三年,才能勉强起床。伤口稍有好转,他便要求工作。1933年1月,他被任命为湘鄂赣军区医院政委。这一期间,苏区的粮食、药品和经济都发生了严重困难,他不顾自己的伤势,主动带着医护人员,一面找粮食,为医院解决吃饭问题,一面找药品、采中药,为伤病员治病。由于劳累,他的伤口再度恶化。医生只好将他的左腿锯掉,他因此成了终身残疾。

    陈振亚身体致残后,仍努力为党工作。并开始他独特的战斗生活。1934年2月,他被任命为湘赣医院政治处主任。为了办好医院职工政治训练班,他常伏在床上写教材,架着双拐去上课。这年秋,红军撤离中央苏区后,他不能跟随红军长征,不幸在江西莲花牛田区敌人放火烧山时被捕,被押到国民党莲花县署,他只称自己原是国民党军张辉瓒部下的士兵,因打仗负伤才被红军俘去的。敌人见他严重致残,又不明他的身份,只得将他辗转押回石门原籍,关押了半年,后经亲友保释出狱,并介绍他到石门一家平民工厂当了缝纫工。

    陈振亚在石门曾多方打听红军长征后的去向,但得不到任何消息。而当时的大庸、桑植、澧县、沅陵、石门等地的反动势力异常嚣张,保安队、自卫团到处横行。特别在1935年石门的土地委员陈硕教遭惨杀后,他决心在这里重建党的组织。于是,他以平民工厂作掩护,秘密发展杨锡成、覃事展、覃正果、林庆、陈典漠、徐林福六人入党,自己担任支部负责人,秘密开展革命活动。这年9月,当他得知红二、六军团集结于石门西北地区休整扩军时,他来到六军团,见到了王震、夏曦、彭栋材三同志,将自己的情况及秘密组织支部作了详细汇报。王震当即给他三两黄金作活动经费。当时任湘鄂川黔省委书记的任弼时,看到他的一份书面报告后,也对他的工作表示支持,并派十八团总支书记及该团三营贺营长与他建立了联系。

    红军离开石门时,陈振亚送去五名党员参军,他自己也想随部西征,但被贺龙、关向应劝阻,要他暂时留下,坚持斗争,并介绍他同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但他的活动被工厂察觉将他开除,他回家住了一段时间,直到1936年7月,接到关向应的来信,便卖掉父亲的棺木,作为盘缠,用双拐支着一条腿,不远千里,历尽艰辛,来到延安,重新投向党的怀抱。

    陈振亚到达延安后,被安排在抗大第三期二大队四队学习。他学习刻苦认真,从不误一堂课。学习笔记,心得体会,工工整整地记了好几大本。星期天,他常拄着双拐,走十几里路,到总政宣传部向部长李卓然借书或还书。他的生活,还得到林伯渠的关怀,并介绍他与在抗日军人家属学校任总务主任的张文秋(张一平)结婚。

    1938年,陈振亚被调到八路军一一五师后方留守处任政治部主任。留守处有医院、残废院、疗养院及警卫连,有好几千人。原驻云阳,后来迁到栒邑县看花宫,并同在这里的荣誉军人合编为八个大队,成立了八路军荣誉军人学校,由王群任校长,他仍任政治部主任。这一地区与国民党政府的管辖区接壤,经常有国民党保安队前来骚扰。他带领荣军奋勇抵抗,进行着反蚕食、反削弱边区的斗争。

    1939年5月,荣军学校一个采购员被保安队杀害,并劫去银元千元。荣军学校派出九名代表前去交涉,又被国民党政府的县长命令保安队向代表开枪,将代表打死。随后,这位县长还率保安队向荣校独立第一营进攻,对于敌人的严重挑隙,陈振亚架着双拐来到前沿阵地指挥独立第一营坚决予以反击。他将保安队击退后,又向栒邑县政府提出严重抗议,并提出和平解决这一事件的三个条件:一,县长立即交出凶手;二,交出劫去之公款;三,公葬被害者,并由县长亲临致祭。国民党县政府不但不接受条件,反而调来千余军队,再次向荣校独立第一营发动进攻。这次进攻,又被他率领一营坚决反击,共击毙击伤保安队一百七十余名。陈振亚与荣军这种勇敢顽强,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曾受到中央军委的嘉奖。

    1939年8月,陈振亚被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送去苏联治伤并安装假肢,还派他的爱人张文秋和两个孩子少华、思奇同行,不料途经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市)时,被军阀盛世才扣留,与陈潭秋、毛泽民等软禁在八路军办事处。

    陈振亚在被软禁的一年多时间,在陈潭秋的领导下,同办事处其它同志一起,进行政治理论学习。他还是学委会的学习干事。学习《联共(布)党史》、《政治经济学》、《新哲学大纲》、《中国革命问题》、《资本论》等书。他学习认真积极,又肯钻研问题,常得陈潭秋及同志们的好评,并被推选为支部宣传委员(对外简称学委会)兼党小组长。他的学习笔记写得整整齐齐,字迹清秀美观,陈潭秋夸他的字比大学生还写得好,一再说他是工农分子知识化,号召大家向他学习。

    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新疆形势目趋恶化,盛世才对八路军驻新各个机构的暗中监视也日益加剧。在迪化的一部份中共党员,于5月中旬的一天,以郊游为名,到郊区水磨沟聚会商讨如何应付这—局势的对策。不幸陈振亚被一座年久失修突然倒坍的桥梁砸伤在河水之中。经同志们救起送进迪化市的南关医院。当他在张文秋的昼夜护理下,很快恢复健康,准备出院时,一个白俄医生按照盛世才的密令,于6月13日给他注射了毒剂,使他死在医院之中。

    陈振亚在弥留之时,对前来看他的陈潭秋说:“我是被敌人阴谋害死的。可惜我再不能和你一道工作了。我没有看到革命的成功,是终生的遗憾。希望你照顾好我的孩子,教育他们好好学习,继续为党、为革命努力工作!”

    陈振亚牺牲后,组织上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陈潭秋代表党对他的—生作了高度的评价。悼词中说:“烈士的一生,历尽了战场上的出生入死,刑庭上的严刑拷打,敌占区的白色恐怖和伤病中的流血折磨……烈士对敌斗争百折不挠,上阵冲锋英勇顽强。因此,烈士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

    陈振亚,这位身残志不挠的战士,就这样走完他毕生的革命之路!

本站内图片、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培训咨询 服务热线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