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植长征红色教育学院
相关推荐 更多+
联系我们 更多+
  • 电话:13574494913
  • 联系人:曾老师
  • 学院地址: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洪家关白族乡洪家关村、龙凤塔
  • 官方微博

  • 微信公众号

英雄人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征历史 > 英雄人物

欧阳逖

来源:湖南红色记忆多媒体资源库 时间:2021-07-19 浏览:39
    欧阳逖,湖南衡阳县长乐区江水乡瓦屋场人,原名填园,1919年11月13日生。有兄妹十一人,他排行第八,乳名“铁八”。少时就读私塾和西湖高级小学。1935年春,考入道南中学。他常以匡国扶民为己任,曾与九妹相勉:“当效祖逖、刘琨闻鸡起舞,驱逐外敌,保卫中华。”于是为自己改名“逖”,为九妹改名“琨”。西安事变时,师生多责张学良、杨虎城不义,而他独持己见,认为“张、杨若对南京政府大举讨伐,挑起内战,实属非是;若能促成抗御外侮,亦未为过。”抗日战争爆发后,他挥笔在《辞源》扉页上写下“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好男儿,报国家,救民族,不惜牺牲一切”的誓言,并带领同学,积极投入宣传抗日救亡的斗争。

    1938年暑假,欧阳逖听说陕北公学在长沙招生,决心投笔从戎,到陕北去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他说服刚分娩不久的妻子周舜琴,又说服赶来衡阳劝阻他外出的母亲,到长沙考取后,毅然踏上征途,于10月14日到达陕北枸邑,编入陕北公学分校第一区队第四十七队。在学习期间,他作风刻苦,学习认真,思想进步很快,不久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年12月,他被编入八路军随营学校(抗大一分校),随一二九师东渡黄河,行军二千五百里,到达晋东南潞城县故漳镇,在这里继续学习。

    1939年夏,欧阳逖从抗大一分校毕业,被分配在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一二九师冀南抗日游击军区教育部工作,编写抗战教材,举办业余习字班以及开展宣传文化活动等。1940年3月间,他被调到军区特务团二营六连任副指导员。

    在攻打南宫县的臧家庄炮楼时,他利用会亲和送礼等办法,先混进去一些战士,然后内外夹攻,很快夺下了炮楼。在另一次攻打日寇的据点时,他采取深夜偷袭战术,使据点日寇很快全部就歼。在行军中,他严格执行部队纪律,夜间每到一地,从不敲老百姓的门;平日则帮助老百姓搞生产,挖地道,坚壁清野,组织军民进行反“扫荡”演习,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1941年,欧阳逖被调到锄奸部工作,后又改任军区司令部特派员,负责与各地、县的锄奸、敌工、武工部门的联系。他经常头戴草帽,身着长袍或短衣,带着两支盒子枪,穿行于敌人的碉堡和据点之间,配合各地锄奸队伍,采用“引蛇出洞”、“借路打店”、“洞房花烛”等战术,剪除汉奸、敌探,瓦解争取伪军和会道门,不断开辟新的作战区,给日伪以严厉打击。

    1942年冬,欧阳逖奉命与战友到邢济公路以北的南富县东南的王屯整理敌情资料,起草锄好工作报告。当他完成任务正准备返回部队时,不料附近恩察镇的日伪军,于黎明时刻突然包围了王屯。他镇定自若,一面处理好文件,一面催促战友和乡亲们转移,而自己不幸被捕,被关进枣强县日军监狱。

    欧阳逖被捕后,敌人找不到他的任何有关人证、物证。虽多次刑讯,也没有从他口里得到任何情况。相反,他却通过一些关系,搜集了日寇在枣强一带的军情,然后绘制了一幅“枣强敌人部署位置图”,秘密地托有关内线人员转送到冀南军区部队。在最后一次审讯中,敌人用各种酷刑把他折磨得周者血肉模糊,但仍没有使他屈服。他被杀害时,年仅二十三岁。

    欧阳逖牺牲后,战友们在他的日记本里找到他妻子从家乡寄给他的她和两个孩子的照片,以及他在反“扫荡”的岁月里写的怀念妻子的一首诗。现将诗照录于下:

    我要抱着我的琴,

    坐在那辽阔的海岸上,

    愉快地洗濯我俩的脚,

    悠然地唱着美丽的歌,

    让歌声传到每个角落去,

    使人类象我俩一样愉快!

    手挽着我的琴,

    一步一步地在自由之路上走,

    倾吐我俩的离情,

    享受新社会的幸福!

    环境虽然是艰苦,

    路途虽然是遥远,

    但我和琴的爱,

    是绝对不会因此阻隔,

    绝不会动摇!

    您心灵上唯一的安慰者逖

    (一九四二年)

    欧阳逖的妻子周舜琴,在他离家后的艰难岁月里,没有辜负他生前的期望,以教书为业,哺育儿女,珍藏着一封封他寄回的书信和照片。解放后,多次被评为教育战线上的先进工作者,成为特级模范教师,曾当选为衡阳市人民代表。

本站内图片、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培训咨询 服务热线
公众号
返回顶部